(原标题:“辱母案”涉黑团伙受害人取保,处理当不纵不枉)

当前“扫黑破伞”雷霆万钧,吴学占黑恶团伙的落网,亦让人看见了除恶务尽的扫黑硬实力。虽然本案当事人王秀娥之前遭到了吴学占团伙的各种羞辱、殴打,是“受害者”,但这并不意味着,她在维权、上访过程中不可能触犯刑法。

据之前的媒体报道,王秀娥最初的上访原因是,她认为丈夫交通事故赔偿款没有到位。在上访反映问题的过程中,遭到了吴学占涉黑团伙的非法拘禁,他们用透明胶带将王秀娥捆绑,还有扇脸、脱衣等各种羞辱。此后,王秀娥继续上访,是要求追究吴学占背后的“截访”的指使者责任。

外卖也在不断扩充外延。从美团平台来看,鲜花绿植、美妆、日用品等订单量增速很快。通过外卖满足日常性需求和蛋糕、鲜花等节日性需求正成为新趋势。

从“不予批捕”的法律意义看,当地检方认为王秀娥不符合《刑事诉讼法》第61条所规定的逮捕三个条件: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;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;不逮捕(如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等方法),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。

该决定无疑体现了检察机关对法律负责、对当事人负责的态度,依法对公安机关的侦查办案形成了制约和监督。

还应看到,直到12月4日回家,王秀娥共被关了37天。也就是说,当地警方用足了最长刑拘时限,本也不能再继续刑拘下去。按《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,刑拘的期限一般是10日,只有对于有“流窜作案、多次作案、结伙作案”的“重大嫌疑”分子,才可以适用14日,从而达到最长拘留期限37日。

外卖产业的持续快速增长,推动了线上线下融合发展,拓宽了消费应用场景,为餐饮行业发展注入了新动能。

以健康化为例,吃得更营养、膳食搭配更合理成为外卖发展趋势。2019年前三季度,美团外卖轻食订单量同比增长102%。

据媒体报道,12月4日,当地检察院决定对王秀娥不予批准逮捕,冠县公安局12月4日晚上已对王秀娥变更强制措施,进行取保。

这也让公众疑惑,为什么一个被黑恶势力欺辱过的老太上访,要作为有“流窜作案、多次作案、结伙作案”的重案来处理,要用尽37天的刑拘极限呢?目前当地有关办案人员还没做出全面披露,这难免让人心存疑窦。

但她究竟触犯了什么法律?她是“接受”的7000元,还是“强拿硬要”那7000元,应由司法机关用证据坐实案情,办成铁案。

产业数字化升级是趋势之一。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说,过去5年,外卖生态边界不断扩大,形成一个在平台基础上,连接用户侧、商户侧及配送侧,辐射供应链、共享厨房、外卖代运营等多元化服务的生态体系。用户开始追求更加丰富的菜品,餐饮服务产业呈现出“爆款化”“小店化”“连锁化”和“健康化”的新趋势。

跟贴0 参与0 发贴

目前王秀娥被控“寻衅滋事罪”,该罪的法定罪状包括“强拿硬要”,是指借助暴力或威胁,强行拿走或者直接索要他人财物的行为。也就是说,非法性、主动性和强制性,是强拿硬要的本质特征。

王秀娥被取保,只是变更了刑事强制措施,并不意味着她的案件已经撤案了结,但她至少回家了。

不枉不纵,实事求是,用证据说话,才是应有的法治态度。如果有证据证明王秀娥构成犯罪的,理应依法及时处理。身为老太,到底做了什么事、说了什么话,有没有威胁到村主任拿钱,有没有使用暴力,应该不难查明。

当地检察院作出的不予批捕的决定,无疑体现了司法机关审慎适用拘捕权的“慎刑”态度;当地警方也该做出更积极的回应,积极查明案情,或提请审查起诉或及时撤案。

跟贴已关闭去跟贴广场看看 > 网易新闻客户端下载

王莆中说,美团将紧扣餐饮外卖服务核心功能,加强对健康餐饮的知识普及,促进轻食、健康餐、儿童餐等多样化餐饮供给。同时通过打造“下一代门店”,推动餐饮企业实现数字化经营、专业化生产、多样化营销和智慧化服务等,提升产业数字化水平。

王秀娥的行为符合该条法律吗?据之前媒体报道,这7000元是在其回村之后由村主任主动给予。到底是“主动给的”还是构成了寻衅滋事罪罪状中的“强拿硬要”?案件已经办了37天,人也关了37天,当地警方也该做过足够的调查取证,事实究竟如何?为什么还迟迟达不到法定的逮捕条件?

目前,王秀娥被取保了,相关羁押期限的“倒计时”也暂停了,但案件不能拖下去。之前,“两高”领导都三番五次强调,要避免“疑罪从挂”。这番要求,显然也适用该案。

为您推荐 推荐 娱乐 体育 财经 时尚 科技 军事 汽车 房产 + 加载更多新闻

于欢案余波还没结束,虽然以吴学占为首的15人涉黑团伙,如今已伏法,该团伙的另一名受害人王秀娥,却因多次上访,并两次收取村主任给予的共计7000元“生活费”,而因涉嫌“寻衅滋事罪”被山东冠县警方刑事拘留。

▲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截图。